F1赛车网
拳击

李娜的体育史意义不应该被过度政治化解读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10-23


     

       1936年10月20日的《大公报》刊载了鲁迅先生的遗嘱,其中最醒目的一条是“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就是说装模作样,明明讨厌而故作不计较的人,是最阴险的,一定要小心。但是,在这个言不由衷、口蜜腹剑的时代,需要小心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能像李娜如此敢爱敢恨的毕竟罕见,真实反而让她沦为另类;率性反而让她显得叛逆。



       李娜在媒体、在领导面前总是那么的“不配合”,她就像带刺的玫瑰,你不知道哪句话就会惹恼娜姐。李娜拒绝为国家打球,更不屑替官员领导卖力,甚至没有亲近讨好球迷的姿态,比如“shut up门”、比如“三叩九拜论”。李娜能跳出体制牢笼大器晚成,与她的愤世嫉俗、蔑视权贵息息相关,休谟说得好:“骄傲和仇恨会使精神强健,忍受和谦卑会使精神衰弱。


       从本质上来说,李娜最大精神特性就是“抗上”,就如同《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管你玉皇大帝王母娘娘,抡起金箍棒就把天宫砸得稀巴烂。李娜是今年唯一非伤病原因,而不参加全运会的当红运动员,她用不着买谁的账,因为她不欠谁的。由于体制内训练长久的禁锢压抑,李娜本能的反感高高在上的东西,她鄙夷各种冠冕堂皇,而更贴近底层和大地。


      与“抗上”相对应的是李娜的“益下”,李娜中网与小德的性别大战,实际上就是一场慈善赛,收入全部捐赠给宋庆龄基金会。和那些以慈善的名义作秀的娱乐明星不同,单飞后的李娜尽管每年至少要掏500万养活自己的团队,经济压力沉重,还是捐赠数百万到地震灾区和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


       李娜最灿烂的笑容都留给了弱势群体,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中网之前,李娜专程去北京一家盲人学校,与孩子们欢快的上体育课,她对此解释说:“跟孩子在一起,会单纯一些,没有勾心斗角,也不存在尔虞我诈,状态会更好一些。”帕斯卡尔说:“和人接触越多,我越喜欢狗”,而李娜更愿意到纯真的儿童世界得到片刻的安宁,一扫世事的纷扰和不堪。


       李娜父亲的羽毛球梦想在体制内被戕害,李娜因为手腕硬无法打羽毛球,转而开始改练网球,从小都在经历严酷近乎折磨的训练。14岁,父亲去世,但教练几天后才告诉了她,因为小李娜正在打一项少年比赛。李娜16岁就大胆追求姜山,并在隐秘部位纹上一朵玫瑰代表着对男友的爱。20岁,李娜疲劳过度月经严重失调,被迫吃激素调节,不得不选择了退役……10多年训练生活,她没听到过上头一句鼓励的话。


       可以说李娜的童年和青少年是极其不幸的,以至于教练卡洛斯,要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那套心理学理论,去帮助李娜化解童年时期的心理阴影,因为卡洛斯觉得这些黑暗的经历,阻碍到了她境界的提升。弗洛伊德说,一个人的童年将决定这个人的一生。李娜不希望孩子们重复自己的不幸,同时只有在孩子那里才能去伪存真,她享受与孩子打交道的过程,就像恶心与上级领导共事的遭遇。


       朱自清写道:“世界上只有能憎的人才能爱。”在中国拥有爱心的运动员并不算少,但敢于公然抗上的,李娜是第一个。诸如乒乓球小山智利之辈,受不了队内的让球潜规则,负气远走东瀛,这种叛逃说到底是为一己私利,是逃避而不是抵抗。只有李娜是在坚守,是在抵抗。托马斯-曼在接受诺奖时反复强调:“没有比大规模撤退中,进行小股抵抗,更为光荣的了!”


       翻开《中国体育年鉴》所能查阅到的都是所谓的“赛事成绩”和“领导精神”,既没有人性的历史,也没有历史的人性。像李娜这个具有颠覆意义的文化符号,早已超出了纯粹体育竞技的范畴,比那座法网奖杯更具开创意义,更有价值的是,李娜的人格魅力和反抗精神——她爱底层、爱孩子,爱真实的表达;她恨体制、恨官员,恨舆论的势力和虚假。《周易》云:“损上益下,民悦无疆。”



优府体育微评:


       我觉得文章中说的这段是非常靠谱的:


   “李娜的童年和青少年是极其不幸的,以至于教练卡洛斯,要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那套心理学理论,去帮助李娜化解童年时期的心理阴影,因为卡洛斯觉得这些黑暗的经历,阻碍到了她境界的提升。弗洛伊德说,一个人的童年将决定这个人的一生。”


     我觉得卡洛斯运用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法的那套理论去分析李娜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老外的眼界确实非姜山可以比的。一个好的教练不仅仅要在技战术上给球员提高,更为重要的其实是需要提高一个运动员的打球境界,而这样的境界就需要一定的文化水平去理解与内化。我们不知道李娜的童年受到过什么样的不幸,但我更愿意相信,李娜的这种创伤还是与她整个人的文化水平与人生的理解有很大关系的。


       不过,我觉得也没必要刻意把李娜塑造为一个“抗上”的反抗强权的女强人。太多的人在利用对制度的不满,而选择用李娜做为表达这种不满的工具了。李娜仅仅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球员,不需要绑架球员的抗上价值的。没有必要像上面文章中提到的,把李娜赋予更为丰富的政治内涵的,她仅仅是一个“娜样率真”的球员,给观众带来过很好的比赛表演,这就够了。让政治的回归政治吧。


       另外,文章最后还提到了小山智丽,我觉得也不能像文章中说的那样:“诸如乒乓球小山智丽之辈,受不了队内的让球潜规则,负气远走东瀛,这种叛逃说到底是为一己私利,是逃避而不是抵抗。”小山智丽(原名何智丽)出走日本,加入海外兵团,也不完全是“一己之私”,当年国家乒乓球队保障过人家的“个人权利”了吗?何况当年的体育环境怎么能和现在相比,现在的体育市场化相对比当年成熟的多了,个人可以有更过的选择权利。把李娜放在当年小山智丽的位置上,李娜未必有出走日本的勇气的!这就是体育环境的不同决定的个人的遭遇不同罢了!


      





















(体育责编:小飛侠客行 

)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洛维被逼到后场带球往前冲 5人走着回防谁...

  • 里皮队内战术曝光:对攻?NO 做好整体协...

  • 雷霆大胜马刺总分1-2 杜兰特25+10...

  • 曝梅西否认加蓬之行收取酬劳 或用法律手段...

  • 高科技!巴西启用无人机拍摄

  • 范帅遭曼联弃将炮轰 拉斐尔:他不喜欢巴西...

  • 中超赛:邵佳一绝杀 恒大以0-1不敌国安

  • 何塞接手国安冬训